首页  »  都市言情  »  【老驴头的性福退休生活】(十三)
【老驴头的性福退休生活】(十三)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写在前面:本书开篇以来,回复不算多,很少有章节能突破十个的,但是还 是不少朋友愿意给于支持和鼓励,在此一并表示感谢。另外,转帖的朋友,请只 保留我的笔名「思考兔」,去掉我的英文名字,多谢。

以下是正文。

(十三)

五月七号的早晨,强大的生物钟使得老吕在六点钟准时醒来。伸了个懒腰, 老吕感觉有点疲累,毕竟这几天还是有点疯狂的。于是打开家里的药箱,找出自 己配制的彭祖培元丹,和水吞服了。这是当年在燕赵学武的时候师父给的方子, 说当年彭祖活了八百岁还能夜御十女全靠这个。

老吕觉得这玩意儿肯定没有师父说的这么神奇,但是功效很明显,强身健体, 益脾补肾,对男性尤其的有好处。老吕年轻时身体棒,所以吃得少,年过五十之 后才开始每月两丸。

下楼去附近小公园打了一趟拳,回来之后洗了个澡,神清气爽。走时熬得小 米粥也好了,再加上自己弄的煮鸡蛋和小咸菜,一顿早餐吃得舒坦无比。

整理好了资料,带了几件换洗衣服装在一个旅行包里,开车去接梦梦她们。 快到淮大时给梦梦打了电话,通知她和紫燕在楼下等着。

快到梦梦寝室楼下附近的停车场,远远的看见四个美女站在一起,环肥燕瘦, 一边聊天一天等他。老吕把车停在车位上,下车去帮他们拿行李。

此时听见有俩男生在对话。男生甲说:「我擦,这是什么情况啊?怎么那边 一下子有这么多美女?」男生乙说:「兄弟,你不是山顶洞人吧,怎么消息这么 闭塞?那是咱们淮大有名的美女宿舍里的四大美女,全校闻名啊。」男生甲道: 「嘿嘿嘿,我最近不是忙着打LOL嘛,不知道也正常啊。」

男生乙鄙视道:「什么最近啊,你快打了一年了吧?注意身体啊,小撸怡情 大撸伤身啊。来我给你说说,看见最左边那个丰满美女没?她叫吴绮梦,淮城本 地人,身高165CM,三围分别是88- 57–85,绝对的童颜巨乳啊。她 旁边那个叫徐紫燕,鹏城人,身高162CM,三围分别是86- 55- 85, 娇小可人啊;再旁边的叫林佳怡,宝岛交换生,身高168CM,三围分别是8 2- 56- 81,高挑靓丽;最右边的是渡边由美,东瀛美女,身高170CM, 三围分别是84- 58- 84,风姿卓绝。而且这四大美女住在同一宿舍,被淮 大男生们奉为圣地啊!」

男生甲立马兴奋了:「兄弟,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连三围资料都有?」男 生乙再度鄙视道:「这些资料淮大论坛上都有的,淮大哪个男生不是倒背如流? 不是我说你,别老LOL的了,都快被时代抛弃了。唉,这四大美女谁要是能追 上一个,那可真是艳福无边啊。」

老吕听着俩男生对话,暗中偷笑。轻咳一声,迎向四个美人。梦梦娇声喊了 一声老公,老吕上前抱了她一下。然后依次给每个美人一个拥抱,梦梦是嘴角轻 扬,紫燕是含羞娇笑,佳怡是活泼主动,由美是落落大方。帮梦梦和紫燕拖了箱 子,佳怡说:「我们两大美女都交给你了呐,必须得好好照顾啊。」老吕点头哈 腰一副狗腿样说着:「一定一定,佳怡女王陛下令旨,小人怎敢不尊?」

逗得四个美女花枝乱颤。

佳怡又促狭的朝老吕眨了眨眼睛:「你自己也要注意节制哈。岁月不饶人呢, 色是刮骨钢刀啊,小心腰肌劳损哦。」老吕哈哈笑着,在她小蛮腰上轻拍了一下。 本来很想打她小屁屁的,但是总归不雅啊。然后施施然领着俩美女拖着两个行李 箱走到车前,把行李放到后备箱,朝佳怡她们挥了挥手上了车。

旁边的一众男生都已经目瞪口呆了,心说这老头儿是哪来的,怎么一下子占 了四大美女这么多便宜?而且一辆帕萨特就拐走了俩,早知道就把老爸的奥迪奔 驰宝马开来撑撑面子啦,说不定早就得手了呢!后悔啊!懊恼啊!可以说,如果 目光可以杀人的话,老吕估计已经死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不理众男生们的一片哀号,老吕发动车子,一边和梦梦她们聊着一边出发。 梦梦两个明显没休息好,一问原来是熬夜看资料来着。老吕笑着责怪了两个小笨 蛋,上了高速以后,就让她们眯一会,自己专心开车。打开电子狗,平均160 迈的速度丝毫没有给车子带来任何的不稳。

一个多小时后,老吕开车进了服务区,然后叫醒了梦梦她们,问去不去洗手 间。几个人都下车去了一趟,回来之后老吕问俩丫头有没有驾照。梦梦说暑期的 时候考了一个,于是老吕让她来开。梦梦心里很开心,但是又不免忐忑。老吕在 副驾驶位置上耐心的指导,终于车速维持在80迈左右。

「嗯,不错,等回去之后我给你买辆车代步。」老吕满意的看着梦梦逐渐熟 悉的驾驶。

「不要。我自己找家里要钱。」梦梦一边目不斜视的开着车,一边回答。

「跟我还分那么清楚啊。」

「嗯,这种事还是分清楚一点比较好。」梦梦认真的说。「啪」老吕在她白 嫩的大腿上轻拍了一下,然后又忍不住捏了几把,肉乎乎滑腻腻的,真爽。

「哎呀,你干吗呢?没看我正开车呢吗?」梦梦嗔怪到。老吕看着童颜美女 撅起的小嘴,恨不能上去亲一阵:「嗯,那回去时候我陪你去买。」

「嗯,这倒是可以。」梦梦这回没有拒绝。

过了几个服务区,老吕带她们吃了午饭,回到车上之后把两人依次抱住亲吻 了一回。

然后才自己操刀,在约2点钟左右抵达了姑苏。高速出口处,迎接的人已经 到了。寒暄之后,老吕跟着他们的车,很快到了厂区。

下午的行程很紧张,老吕直接投入了工作。首次会议之后,梦梦两个作为助 理参与其中,老吕一边审核一边给她们指导。俩丫头一脸认真的样子,煞是可爱。 由于老吕业务精熟,工作完成的很顺利,5点半左右完成了既定工作,明早再搞 一个生产现场审核就成了。

晚餐总经理亲自相陪,但是没有喝酒。

完了之后送他们去了定好的宾馆,是个套房。老吕晚上带两个丫头一起整理 审核资料,然后俩丫头去洗澡。老吕正意淫是不是今晚可以双飞的时候,却被告 知今晚让老吕自己睡,说让他养养身体。

老吕一听也无可奈何,洗澡出来之后,软磨硬泡之后到了一些福利。他躺在 床上,赤条条的俩丫头一边一个,和他接吻,乳头也时不时的享受小手的爱抚和 樱唇的吸吮,粗腿也分别被两条玉腿夹着,柔软的阴毛和阴唇有时候能碰到老吕 的粗腿,让他享受着亲密的接触。驴货也没闲着,龟头肉杆阴囊都被轻轻揉弄。 老吕一边享受小美人唇舌玉手的伺候,一边爱抚她们青春美丽的身子,尤其不放 过她们的美乳,把乳头拨弄得直挺挺的。

温存了半晌,老吕才恋恋不舍的回到自己房间,不然就真擦枪走火了,刚才 龟头都和梦梦水淋淋的私处摩擦起来,淫水都快把驴货整个濡湿了。

还好老吕不是毛头小伙子,欲望很快控制下来,沉沉睡去。次日一早,在房 间打了一趟拳,叫醒了俩丫头,拿着餐券去餐厅吃早餐。早餐是自助的,品种还 算丰富,搭配比较合理。

吃完了之后退房,直接驱车去厂区。现场的审核非常严格,把生产部长的汗 都考出来了,品质部部长的回答也磕磕巴巴的。审核完了之后,老吕花了半小时 时间整理了内审报告,然后召开末次会议,将情况通报,针对不合格项限期整改。 午饭之后,老吕和两女去了另一家工厂,给他们做内审。

8号和9号两天,老吕都是这么忙忙碌碌的度过的。忙完之后,没再用厂家 的人招待,老吕就自己在10和11号这两天带着俩丫头在苏州玩了起来,名胜 古迹大都转了一圈,商业区也是必不可少的。姑苏盛产丝绸,老吕给她们宿舍的 四个人每人买了一条丝巾,每人一件丝绸旗袍,再加每人一件睡衣。而且姑苏的 电子产业很发达,老吕给梦梦买了一部水果牌新款手机,外加一个平板电脑,给 紫燕买了一部三桑牌的新款手机。大方的采购还是有收获的,起码得到了几个香 吻,当然是在乘着没人看到的时候。

晚上,老吕带着梦梦她们在一家水上餐厅吃饭。氤氲的空气里流淌着舒缓的 音符,桌子上布满了本地的特色水产,再品着口味偏甜的果酒,让俩丫头兴奋的 小脸通红。

梦梦突然对老吕说:「老公,怎么你对那两家厂审核那么严格啊?你不怕人 家不高兴吗?」

老吕笑着说:「不会。以我的名气,凡是我审核过的企业,其他审核员们一 般是不会提出异议的。而且严格审核,对于企业提升管理水平是很有帮助的,要 不然他们怎么会花那么多钱请我当顾问?」

紫燕笑着问道:「驴老爸,他们一年给你多少钱啊?」老吕说:「十万。」 紫燕和梦梦都吐了吐小舌头,心说这钱也太好赚了嘛!

一顿饭吃的开开心心的,梦梦又提出去本地酒吧见识见识。于是老吕带着她 们去了一家演艺吧,点了一打科罗娜和一些小吃外加一个果盘。顾名思义,这里 面有驻唱歌手啊表演艺人啊什么的做表演,让客人一边喝酒一边看演出。俩丫头 很喜欢这种氛围,当看到一个留着长发的歌手自弹自唱的时候,还欢呼叫好,一 副花痴样。老吕对她们的表现很无奈,做出一副吃醋的模样,但还是掏钱给她们 点唱了一首歌。俩丫头于是又赶来讨好他,一人给他一个吻,老吕马上做出一脸 幸福状,逗得俩人咯咯笑起来。

中场的时候,主持人上来选客人做游戏,灯光一通乱转,照到哪桌的话那桌 上就得选一男一女上来,如果都是男的或者都是女的,就让他们自己邀请异性。 转了几次之后,照到了老吕这桌,老吕摘掉了假装斯文用的平光眼镜,和梦梦走 了上去。

主持人照例夸赞了一通两人是俊男靓女,然后又选了三桌,一共九对。游戏 规则是要求男的抱着女方做蹲起,坚持到最后的取得胜利,可以获得一个玩偶。

旁边的人都说老吕他们肯定是第一对被淘汰的,因为老吕年岁最大,而且梦 梦看起来比较丰满。老吕也故意表现出一副没有信心的样子。梦梦捂着嘴偷笑, 心说你们是不知道这老活驴身体有多好。果然,老吕看上去很费劲的样子,却每 次都能站起来,而且到了后期,鼓点越来越快,老吕也越战越勇。梦梦体贴的腾 出一只手,用纸巾给他擦着汗。不过在外人看来的苦苦支撑,却还是耗过了身边 的那几个棒小伙子,取得了最后胜利。一个大大的维尼熊被交到了梦梦手里,小 妮子开心极了,给老吕献上香吻一枚,引发一片狼嚎。

「你个废物,连一个老头都比不过。「旁边一个胖妞在数落自己一脑袋红头 发的男伴。男伴也欲哭无泪啊,心说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儿啊,这老头看起来身 无三两肉,居然这么厉害。

后来他扫了扫童颜巨乳的梦梦,又看了看自己女伴的水桶腰和大饼脸,觉得 总算找到了根源所在,心说我要是也抱着这样的美女,我也能坚持到最后啊,累 死也得撑着啊。

游戏结束后,老吕他们回到了座位上。主持人又宣布进入下一项游戏,这项 游戏是唱歌接龙,每组一男一女,自由组队报名,玩唱歌接龙。紫燕主动要求参 加,老吕只好奉陪。刚才那红发男子也上来了,心中得意:「以我麦霸的名号, 这回该我露脸了。「结果出人意料,老吕那组再度获胜。比赛当中,一般是紫燕 来接,她会很多岭南语的歌曲,如果实在接不上来,老吕再上。老吕会的大都是 老歌,尤以四大天王或者纵贯线那几位的为主,但是却都能接上,都在主持人数 到最后一个数的时候每每化险为夷。结果紫燕也得到了一个流氓兔玩偶,老吕的 另一边脸颊自然也被香唇滋润了一回。

「气死我了,你不是号称麦霸吗?」那胖妞一边数落一边拧着红发男的腰间 软肉。那红发男一阵呲牙咧嘴,心说:」还有天理吗?啊?这老头换了一个女伴 居然也是国色天香的,让我们怎么集中精神比赛啊!还穿着热裤,我光顾着看那 两条美腿了啊!「

夜色阑珊,老吕带着俩妞儿回了宾馆,不过故意开了个情趣房。上去之后, 俩妞儿的小脸一下子就红了。只见床上方吊着红绳,墙上挂着皮鞭,衣服架上护 士服渔网装女警服之类的一应俱全,浴室玻璃也是透明的,在里面洗澡的人会被 看的一清二楚。墙上也有不少情色照片,都是男女亲热的场景,虽不露点但也暧 昧非常。

老吕揽着她们进来,把行李放好,然后催促她们洗澡。梦梦反应过来,估计 这是老吕对这几天被关禁闭的报复。话说这几个晚上梦梦她们只允许老吕亲亲摸 摸,但是却不肯最终达阵,老吕自然被憋得火气旺盛。

梦梦俩人想着这几天老吕对她们的好,也就由着他了,顺从的脱掉衣服,赤 裸裸的进入了浴室。老吕看着俩美人玲珑剔透的娇躯,心跳突突的。

这时紫燕开始调皮了,她主动去摸弄梦梦的乳房。梦梦会意,也去轻抚紫燕 的香肩。不多时,喷淋下的两个美女搂抱在一起,艳唇交接,四只奶子互相上下 摩擦起来,还时不时用诱惑的眼神看着老吕。

此情此景,老吕能忍,他的驴货也不能忍了,在胯间高高顶起一个小帐篷。 老吕三下几下脱光了衣服,也冲进了浴室。一把搂住梦梦,吻上了她的小嘴,噙 住她的丁香一阵狂吸。紫燕也被老吕一只胳膊抱住,一只乳头被从腋下延展过来 的糙手拨弄的婷婷玉立。

和梦梦亲了一回,又转过来吻紫燕,紫燕也主动献上香舌,和他纠缠在一起。 梦梦则底下头去,吻着他的身躯,尤其是胸部发硬的乳头。老吕的糙手在两个美 人的背部、腰部、臀部不断爱抚,享受着嫩滑的少女胴体所带来的快感。

吻了一会儿,驴货早已昂扬不堪了,老吕把紫燕的小脑袋按了下去,让她给 自己口交。紫燕这几日也给他做过几次,虽然功力不深,但是也有一番风情,于 是她听话地跪在地上,一只小手握了杆子,小舌头伸出来,先是在龟头上舔了几 圈,然后一口含住吸吮,舌尖抵住马眼一阵舔弄,随后小脑袋前后摆动起来,时 不时抬头给老吕抛个媚眼。

老吕觉得,其实口交的乐趣,更多的在于女性跪在胯间舔弄男性生殖器时所 表现的臣服,让男性更加有征服感。如果单论性快感,插入阴道是最舒服的,因 为最契合。至于肛交,快感则来源于肛门的紧致,和完全征服女性全身所有部位 之后的禁忌。

梦梦的小舌头也一路向下,最后也跪倒在老吕面前,一边揉他的阴囊,一边 舔他的大腿,一下,又一下,还抬起小脑袋,无辜的大眼睛令所有男人心理的快 感无以复加。老吕一只手摸着紫燕的小脸,一只手揉着梦梦的肥奶,看着两个娇 娃翘起美丽的桃尻,以唇舌伺候着自己,心中一阵悸动。此时美人们又换了方式, 梦梦含住了大龟头,小嘴被撑的满满的,紫燕则去舔老吕的蛋蛋,丁香滑过阴囊 底部的时候,老驴兴奋的呻吟出声来。

玩了一会儿,老驴拉起了梦梦,让她站起身来,一只手抬起她的一条玉腿, 把胯间的宝剑一下刺入了剑鞘之中。肉感的紧致再度包围了驴货,老吕不禁挺动 起来。梦梦的小手搂着他的脖子,一声声的呻吟,若有若无,挑动着老吕性欲的 神经。紫燕此时来到了老吕的背后,用一对酥乳轻轻蹭着老吕宽阔的后背,还与 扭过头来的老吕深情热吻。

看到梦梦有些累了,老吕放下美人的腿,让她转过身躯,小手扶着墙,翘起 性感的屁屁,双手握住美人的纤腰,把驴货再度刺进了美妙的肉穴。每次插入的 时候,小肥圆屁股都被撞起一阵波浪,显得如此淫靡。紫燕则亲吻着老吕的乳头, 添的它更加硬挺,小手伸到下面,抚摸老吕和梦梦的肉体结合部。

这个姿势是梦梦最喜欢的,每次都感觉插到底部了,不禁开始淫叫起来: 「哦,哦,老公,用力,用力。」「宝贝,用力干什么啊?」「用力干我,插我。 哦,哦」「哦,宝贝,你的小屄真紧,要说肏知道吗?」「嗯……嗯……知道了, 老公,肏我,肏你的宝贝老婆。」

「哦……哦……宝贝,我太喜欢你了,说,让老公肏你哪里?」「肏我的小 嫩逼,你喜欢吗?」

「喜欢,哦,哦。肏的好爽啊,宝贝,你的屄屄好滑,是不是出水了,啊?」 「讨厌,哦,哦。

坏蛋老公,取笑人家,还不是被你弄得?」「嘻嘻嘻,把如此清纯的老婆肏 的冒出这么多水,老公好有成就感啊,操死你,骚宝贝,我要把你肏出更多的水 来。」「哦,哦,啊,老公你好厉害,你的骚宝贝要到了,啊,啊,啊,高潮了」

几声惊呼之后,梦梦的阴部一股浪水涌出,润湿了老吕的阴茎和阴囊,以及 紫燕在爱抚老吕蛋蛋的小手儿。老吕的驴货也被滋润的更加膨胀起来,每次拔出, 恨不得带出嫩屄的一截软肉。

紫燕在一旁也早已媚眼如丝,自己爱抚着处女的粉木耳,轻声说了一句: 「驴老爸,你把紫燕也要了吧!」

(完) >]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